远东法易
远东法易
首页:远东法易 - 远东法易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在新公司法中的法律构成
编辑:lili      更新时间:2007-11-02       点击次数:5187

  

2005年修正的公司法(以下称新公司法)确立的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在立法技术上采取了总则一般规定与分则特别规定相结合的方式。第一章总则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公司股东……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两款规定构成了我国公司法关于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一般法律规范。分则特别规定是关于一人公司股东责任的承担,出现在第二章“有限责任公司的设立和组织机构”之第三节“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特别规定”第六十四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据此,我国新公司法对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第一次作出了明确规定,使“揭开公司面纱”不再只是教材里的一个法律概念,为司法审判提供了运用这一法理的依据。在此之前,我国法院要运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因为缺乏实体法上依据,因此不得不借助民法的诚实信用原则作为依据,通过法律解释和技术处理在个案中引入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以实现公平正义的司法目标。现在有了相应的法律规范,法官不必舍近求远,求助于高度抽象的民法基本原则了。

新公司法中规定的这一制度其法律构成如何?本文就第二十条的一、三款规定进行解读,探索其法律构成。

 

一、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法理依据

新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给出了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法理依据。从第一款“公司股东……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的条文来看,这一条又应视为对股东权利行使的要求,换言之,公司法对股东的一般要求是,股东应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这个原则要求类似于民法上的权利不得滥用原则。股东滥用法人人格,以法人作为损害债权人利益工具的行为构成股东权利滥用的情形之一。

此款规定纲举目张,从正面意义看,是设定股东权利行使的界限,旨在平衡股东与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从反面推论,则设定了对公司债权人利益的保护条款。其意义有二:一是明确了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前提。在规范的逻辑上,惟有存在股东权利不可滥用的法定义务,才有其后的滥用行为发生后,在一定情形下股东需承担责任的法律后果。股东权利不得滥用是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基础和法理依据。二是构成公司法规范公司股东与公司债权人利益关系的一般条款。公司法对于债权人利益的保护从多个方面用多个条款进行了规制,例如公司法的第一条开宗明义宣布我国公司法保护公司、股东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的立法宗旨。但就股东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而言,该款规定是一般性的保护债权人利益的规定。因为在分离原则与股东有限责任原则下,股东较之于债权人处于优势地位,股东的投资风险和责任降低,而同时公司债权人的风险大大增加,特别是所谓的“道德风险”的存在,更增加了股东将投资、经营风险外化的可能。公司法人人格独立,股东有限责任制度本是为了鼓励投资活动,增加社会财富,若是将其作为工具用于不法目的,法律是不能容忍的。就股东、公司、债权人三者关系而言,债权人是股东、公司外的第三人,公司法保护作为第三人的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即是在保护公共利益。换而言之,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最终在一般意义上损害了公共利益,因此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宗旨在于阻止公司独立人格的滥用和保护公司债权人利益及社会公共利益。

但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同时仍存在如下疑问:它是否会为成为逃避第三款适用的途径?鉴于适用法人人格否认条件的严格性,公司债权人可能谋求绕过第三款的规定,径直以此为依据追究股东的侵权责任,以此达到与否认公司法人人格相同的效果。同时,在公司法修订之前,有实务界法官已提出,“公司人格否认是具有侵权性质的民事责任,根据公司股东与债权人之间没有合同关系且行为的违法性,公司人格否认所涉及的民事责任应当是一种侵权责任。公司人格否认的适用是基于公司股东的侵权行为,根据滥用公司人格并导致损害债权人利益,从而否定公司的法人资格,允许债权人向公司股东直接追索责任。公司独立人格否认的结果,是将公司责任追及到股东,由股东承担无限责任。否认公司人格在于使因公司独立人格滥用而受到的损害能够得到相应的补偿,符合具有补偿性质的民事责任的特征。”[]按照这种思路,既然公司人格否认的适用的对象是股东的侵权行为,那么,与其诉诸举证责任繁重的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来实现追索公司股东的目的,不如直接运用第一款保护债权人利益的一般规定,追究股东的侵权责任,因为股东违反法律保护他人的规定,亦是侵权行为的一种类型,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范是否有成为具文的可能?因为这一条的实际效果还未显现,但愿只是笔者的一种臆测。          

 

二、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适用要件

新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是对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构成要件和法律后果的具体规定。具体而言,包括如下几点:

 ()公司设立合法有效,且已取得独立人格

    这是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前提条件,确定否认的对象。否认的对象只能指向具有合法有效的独立人格的公司,因为只有这样的公司,股东才能享有股东有限责任的优惠,其人格才有被滥用的可能,才有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必要。在公司未取得独立人格,或取得的独立人格被依法取消的场合,法律都对相关各方的利益采取了特定的救济方法,故没有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必要。

()主体要件

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则的主体要件包括两方面,一是公司法人人格的滥用者;一是因公司法人人格被滥用受到损害,并有权提起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则之诉的主张者。按照第三款的规定,滥用者只能是实施了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的积极股东,或者说是控制股东滥用了自己的控制权而对公司施加了不正当的过度控制,不能也不应涉及不作为的消极股东;对于公司董事、经理滥用经营权牟取私利,向公司转嫁风险,损害了公司债权人,不能适用揭开公司面纱规则,而只能根据董事、经理对公司的授信义务,向其追究相应责任。所以,必须对控制股东与公司董事、经理身份合一情况进行区分,以便正确适用揭开公司面纱规则。[]其次,主张者,即享有诉请法院否认公司法人人格的权利人,只能是利益受到严重损害的公司债权人,包括自愿(合同债权人)和非自愿债权人(侵权之债债权人),但不能是公司自己和公司的小股东。因为正如有学者指出的,就公司而言,公司提起法人人格否认之请求,无疑就意味着公司在主张自己不是法律上的“人”,这无论从法理上还是从逻辑上都难以说通,同时就公司小股东而言,如若因为公司控制股东的非法行为而受到损害,由于股东与股东之间,并没有隔着层公司的面纱,谈不上揭开公司面纱之诉,小股东可以直接向侵害其权益的控制股东提起损害赔偿之诉。如果因公司制度对其增加了法定负担,如税负增加,甚至不排除公司形式有时置利用者于不利之境地,但既然股东选择了以公司形态进行经营,依公平、正义之目标,股东就必须在享受公司制度带来好处的同时,承担相应的负担,接受公司作为独立法律主体的一切法律后果,包括对其不利之后果,而不能为股东个人利益主张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的适用来排除对之不利的后果。否则,有失公司法人制度的公平、正义的价值目标。[]

在主体要件上,我国公司法确定的关系是简单的三角关系:股东—公司--公司债权人三者之间的关系,股东与公司债权人通过公司为媒质而发生法律关系。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立法者似乎是有意忽略了股东的债权人作为主张者的情形,特别在股东利用公司独立法人地位逃避自己与相对人订立的合同义务、或者逃避自己应承担的侵权责任场合,这种情形下,若按照法律的字面意义,是否股东的债权人(自愿或非自愿)无权主张公司法人人格否认,以追究股东的违约责任或责令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抑或立法者希望这种情形依照合同法和侵权法,在合同法、侵权法的领域内解决?无论如何,从主体角度看,主体锁定在股东与公司债权人之间,限定了我国公司法法人人格否认的适用范围。似乎立法者要保护的仅仅是被控制公司的债权人的利益,而股东(往往是法人股东)的债权人因为股东滥用法人制度所受损害的救济不在立法者的视野之内,而在实践中,这种情形是大量存在的。

(三)主观要件

从新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文义上看,法条中没有故意之类的字眼,立法上没有要求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行为应有主观目的。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的适用是否应具备主观条件的问题,在大陆法系一直存在着主观滥用说和客观滥用说之争。大多数学者认为,强调主观要件不符合社会的需要,应采用客观主义标准。

笔者认为,我国公司法采取了客观滥用说。因为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视为是关于股东对公司债权人利益注意义务的规定,从而,只要公司股东有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造成了债权人利益损害,应当推定他主观上是恶意的,违反了法定的注意义务。

(四)行为要件

行为要件是指滥用公司人格之行为。根据第一款的规定,股东权利之行使,必须有一定界限,超过正常界限而行使权利者,即为权利的滥用。公司法人人格之利用者必须实施了滥用公司法人人格之行为—“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这是高度抽象地规定。究竟何为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行为逃避债务,需要司法实践确定。

综合各国实践,股东滥用公司人格的行为主要有三类:

1、利用公司人格规避契约义务之行为。具体表现为:

(1)负有契约上特定的不作为义务(如竞业禁止的义务)的当事人,为回避这一义务而设立新公司,或利用旧公司掩盖其真实行为。

(2)公司负有巨额债务,股东通过抽逃资金或解散该公司,再以原有的营业场所、董事会、从业人员等设立另一公司,以达到逃脱原来公司巨额债务之不当目的。

(3)利用公司人格对债权人进行诈欺以逃避合同义务。

2、利用公司人格回避法律义务。通常是指受强制性法律规范制约的特定主体,应承担作为或不作为之义务,但其利用新设公司或既存公司的独立人格,人为地改变了强制性法律规范的适用前提,达到规避法律义务的真正目的,从而使法律规范本来的目的落空。强制性法律规范一般是以调整社会整体利益为目的。当事人规避法律,使社会整体利益的调整难以实现,公平、正义的价值目标遭到破坏,有违公司法人制度之根本宗旨。行为人以公司名义从事不法行为(主要是实施一些欺诈行为),如以公司名义签订合同以骗取大量的预付款,并供个人挥霍浪费;再如为逃避债务,将应交付给债权人的标的物转卖给一个由债务人所控制的公司,并以原物已归公司为由拒不向债权人交付货物等。

3、公司人格混同

又称公司人格形骸化。实质上是指公司与股东完全混同,使公司成为股东的另一个自我,或成为其代理机构和工具,以至于形成股东即公司,公司即股东的情况。这在一人公司和母子公司表现得最为明显,其基本表征如下:

(1)财产混同。一方面表现在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在实际经营上的混同,另一方面表现在公司与股东或一公司与他公司利益一体化上。如子公司以一种“不公平的方式”运作,母子公司之间的交易利润积累于母公司而损失留存于子公司。这都违背了资本维持和资本不变原则,进而影响公司对外承担责任的物质基础。
    (2)
业务混同。即一公司完全为另一公司的利益需要而进行的交易活动、交易行为、交易方式、交易价格等,使交易方无法分清是公司还是股东的交易行为,从而剥夺了公司的利益机会。

(3)组织机构混同。如“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人员的兼任,无视公司的法律形式不召开股东会议等。

(4)人格混同。如子公司一直被视为母公司的一部分,如“分部”或“地区办事处”,而不是一个子公司。控制与被控制是母子公司关系的基本特征,它意味着法人股东不会放弃对公司财产的直接支配权。就其实质来说,相对母公司而言,子公司实为股东为法人而非自然人的“一人公司”。

简言之,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回避契约义务、法律义务,公司资本严重不足,虚伪表述或诈欺,财产、业务、人事等的混同,支配股东的过度控制等。该控制客观上应当达到已使公司达到丧失独立人格的程度,否则不能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因为现代社会中的公司必然或多或少的受到股东控制和操纵,特别是一人公司和母子公司场合,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成为一种法律事实。因此,涉及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和公司法人形骸化的场合,仍应以小心翼翼地维持公司的有限责任为基础,一般不能在仅存在其中一种情形时,就轻率地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只有在存在多种滥用公司人格或公司形骸化的情形,具有很高的盖然性的情况下,才能作出否认公司法人人格的判断。

()客观上造成了严重损害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宗旨在于平衡股东与公司外部债权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将风险合理的分配于此二者之间,实现一种利益平衡体系。如果公司法人人格被滥用,势必使公司法人人格合理利用状况下原本应该平衡的利益体系被打破,造成利益失衡,当这种失衡达到一定程度时,就可能导致公司债权人受到伤害,所以需要通过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来追究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股东的责任,实现一种利益补偿。但在股东行为与公司人格独立相悖的情形,若没有造成公司外部债权人的利益损害,则不应主张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对于公司债权人来讲,其关注的只是自己损失的补偿问题,而并非对股东的制裁问题。只有当债权人利益因股东滥用公司控制权从事不法行为受到严重损害时,才能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对债权人予以必要的救济。

这里强调的不是普通的损害,而是应当达到严重程度时,才可以适用法人人格否认规则。何谓严重,应当理解为公司债权人的债权不能通过公司自身的财产获得清偿,若不运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则,债权人的损失便得不到弥补。因此,“严重”这一限定词意味着即使控制股东滥用公司人格于不当目的,并且公司债权人因此受到损害,但只要公司有足够财产弥补债权人的损失,公司债权人就不得提起揭开公司面纱之诉。这种理解是符合我国司法实践的。[]

(六)因果关系

债权人利益的严重受损的事实与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行为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这是判令股东承担责任的要素之一。

 

 三、法律后果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适用,其后果是:就个案而言,揭开了公司的面纱,否定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直接对公司债权人负责,与公司一起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这里的问题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法人人格否认法理的适用结果是否定股东的有限责任,而让其承担公司应承担的某些责任。但是,在有些场合,如另设公司逃避债务或强制执行等情形下,则与股东的有限责任制度无关,此时否认公司的法人人格,不是直索股东,而是让其他公司承担有关责任。这种情形无法用公司法的法人人格否认规则得到解决,要援引民法的一些制度来解决。

应当注意的是,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的适用仅存在于实体法之中,在诉讼法上并不产生直接的效力。公司的法人人格被否认,不影响其诉讼主体资格。即在诉讼中,即使公司法人人格被否认,也不影响其在诉讼中的主体资格。

 

四、诉讼程序上的问题

公司法关于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规定是实体法上的规定,前面讨论的构成要件是实体法上适用该规则的法律构成,要在诉讼中被作为理由主张和抗辩,需要解决一系列程序问题。例如:

1、举证责任。主张适用这一规则的人,在公司法人人格否定诉讼中,原告既然主张存在公司法人人格否定之情形,就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向法院证明被告滥用公司法人人格事实的存在。如果当事人提出主张而又无法举出证据来支持自己的主张,即可能败诉。但是,在一些特殊场合,举证责任会发生倒置。新公司法在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特别规定中,把证明股东财产与公司财产相分离的举证责任,分配给股东,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只要股东不能证明其财产与公司财产相分离,那么就视为股东与公司人格混同。这对于公司外部债权人确实是一种保护,因为相对于普通有限责任公司,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风险要更大,其信息更不透明,债权人无从获悉其财产及经营状况,要股东承担举证责任,更为公平和妥当。

2、适格的原告。依据这一制度被否认了法人人格的公司和其背后的支配者(支配股东或母公司)当然不能为自身利益而主张适用这一法理,诉讼中只限于受害的外部债权人提出诉请。

3、被告。依据公司人格否认规则的适用结果来看,通常被告公司的独立人格被忽视,而要求其股东(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对公司债务直接负责。因而,当一方当事人从一开始就提出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则的请求,并在诉讼请求原因中注明本案为主张否认公司法人人格以追究公司背后者责任的场合时,必定会将公司与其背后的股东列为共同被告。但有一些案件,开始并未考虑公司法人人格否认问题,而是在诉讼进行中才发现应追究公司背后者的责任,若此时再将公司背后者追加为被告,就必须由法院对当事人资格进行审查。

4、判决的既判力和执行力。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则判决的既判力和执行力,往往会发生从股东或者公司一方向他方扩张的结果,并有可能引发第三者异议之诉。那么,这种扩张是否可行、依据何在、对第三者的异议之诉能否准予,都是值得研究的[]

综上,新公司法确立的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贯彻了在严格条件下排除股东有限责任的精神,其适用范围是比较窄的,仅限于股东对公司债权人承担直接责任的场合,体现了从立法技术上预防该规则滥用的理念;一些原本可以通过该规则规制的滥用法人人格逃避合同及法律义务的情形被排除在该规则适用范围外,未来在实践中是尽量在其他实体法如合同法、侵权法领域解决此类问题,还是通过司法判例有限制的援引该规则,目前尚无法预见。

 

 



[]金剑锋,“公司人格否认理论及其在我国的实践”,《中国法学》2005年第2期,第118页。

[]朱慈蕴,“我国《公司法》应确立揭开公司面纱规则”,《法律适用》2005年第3期,第14

[③]朱慈蕴著:《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研究》,法律出版社199811月第1版,第153-156 页。

 

[④]黄美园、黄旭能:“我国应确立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法律适用》2003年第5期,第55页。

 

[]朱慈蕴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与诉讼程序,载《法商研究》,1998年第5期,第20页。

 

版权所有 ©2000-2014远东伟德游戏betvictor事务所
地址:betvlctor伟德app市金湖路63号
电话:0771-5511820 传真:0771-5511887  
投诉电话:0771-5509062 联系人:翁丰华 EMAIL:li.lili@dentons.cn  桂ICP备05004182号

伟德游戏betvictor-伟德ios app-betvlctor伟德app

  • <tr id='b7ae35'><strong id='b7ae35'></strong><small id='b7ae35'></small><button id='b7ae35'></button><li id='b7ae35'><noscript id='b7ae35'><big id='b7ae35'></big><dt id='b7ae35'></dt></noscript></li></tr><ol id='b7ae35'><option id='b7ae35'><table id='b7ae35'><blockquote id='b7ae35'><tbody id='b7ae3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7ae35'></u><kbd id='b7ae35'><kbd id='b7ae35'></kbd></kbd>

    <code id='b7ae35'><strong id='b7ae35'></strong></code>

    <fieldset id='b7ae35'></fieldset>
          <span id='b7ae35'></span>

              <ins id='b7ae35'></ins>
              <acronym id='b7ae35'><em id='b7ae35'></em><td id='b7ae35'><div id='b7ae35'></div></td></acronym><address id='b7ae35'><big id='b7ae35'><big id='b7ae35'></big><legend id='b7ae35'></legend></big></address>

              <i id='b7ae35'><div id='b7ae35'><ins id='b7ae35'></ins></div></i>
              <i id='b7ae35'></i>
            1. <dl id='b7ae35'></dl>
              1. <blockquote id='b7ae35'><q id='b7ae35'><noscript id='b7ae35'></noscript><dt id='b7ae3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7ae35'><i id='b7ae35'></i>